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2018-2030)
发布时间:2021-10-11 点击数:  来源: 字号: [ 复制链接 ]


 

 

 

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

2018-2030

 

 

 

 

 

 

 

 

 

 

 

 

彝良县人民政府

零二零年三月


目 录

第一章 总则 1

1.1规划背景 1

1.2指导思想 2

1.3基本原则 2

1.4编制依据 3

1.4.1法律法规 3

1.4.2国家及地方规范和标准 3

1.4.3相关的政策文件 4

1.4.4相关规划和报告 5

1.5规划范围 5

1.6规划期限 6

1.7规划目标 6

1.7.1近期目标(2020年 6

1.7.2中期目标(2025年) 7

1.7.3远期目标(2030年 7

第二章 区域概况 8

2.1自然条件 8

2.1.1地形地貌特征 8

2.1.2水系分布 8

2.2.3水文水资源状况 10

2.2.4气候气象 10

2.2.5生物资源 10

2.2.6旅游资源 11

2.2.7土地特征及资源 11

2.2社会经济状况 12

2.2.1行政区划状况 12

2.2.2人口分布与密度 12

2.2.3村落基础设施情况 12

2.2.4经济指标 12

2.2.5土地利用特征 12

第三章 污染源分析 13

3.1用水及排水体制 13

3.1.1用水量预测 13

3.1.2排水情况 13

3.2排水量预测 14

第四章 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规划 15

4.1收集模式 15

4.1.1收集模式一般要求 15

4.1.2收集模式选择 15

4.2收集系统建设 18

4.3排放标准 18

4.4 治理模式 19

第五章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维管理规划 21

5.1管理组织架构 21

5.1.1县域层面 22

5.1.2乡镇层面 22

5.1.3村级层面 22

5.1.4农户层面 22

5.1.5运维机构层面 23

5.2运维管理总体布局规划 23

5.3标准化运维管理体系 23

5.3.1确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竣工与运维移交准则 23

5.3.2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定期维修保护措施 25

5.3.3强化运维管理平台和信息系统的建设和管理 26

5.4运维资金估算及筹措规划 28

第六章 工程估算与资金筹措 29

6.1投资估算 29

6.2资金筹措 30

6.3效益分析 30

第七章 分期实施计划 32

第八章 结论与建议 33

8.1规划范围及目标 33

8.2规划农村生活污水收集模式与排放标准 33

8.3规划建设与改造 33

8.4投资估算和资金筹措 33

8.5设施运维管理规划 34

8.6建议 34



第一章 总则

1.1规划背景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提升农业发展质量,培育乡村发展新动能,推进乡村绿色发展,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发展新格局;繁荣兴盛农村文化,焕发乡风文明新气象;提高农村民生保障水平,望造美丽乡村新风貌;开拓投融资渠道,强化乡村振兴投入保障等措施内容。统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 村振兴道路,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乡村振兴”已成为我国农村建设的重中之重,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重要性更是毋庸置疑。

全面推进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是人居环境治理、保护生态环境、促进农村节能减排、提高农民生活品质的重要途径;是深化美丽乡村建设、提升农民群众生活品质的必要举措;是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建设美丽云南的具体行动,也是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亟待攻克的阻碍。为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坚定不移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之路,彝良县坚持全面治理和扩面改造并重,深入开展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努力使广大农村水变清净、塘归清澈,整体提升农村水环境质量,为建设美丽乡村提供坚强有力的环境保障。随着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深入推进,2018年云南省共有1403个乡(镇、街道办),11902个村委会(行政村)、124206个自然村,有农业人口2559.1万人,农业人口超过占全省总人口53%。除九湖流域外,大部分农村没有污水处理设施,污水横流严重影响了当地的人居环境质量和生活质量,影响了生态文明建设。存在较多特定的问题:如农村污水治理项目重工程、轻规划、目标不明确;各地之间现状差异较大、发展不平衡、治污任务重而施工难;污水处理终端运行维护和质量监管工作不到位;资金需求大而筹措难、投资和运行维护经费短缺、对治理工作主观需求不高等。

随着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深入推进。大批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终端的建成并投入运行,农村生活污水污染得到有效遏制,居民的环保意识得到了很大提高,生态环境也有了根本改善,但也存在较多的问题:农村污水治理项目重工程、轻规划、目标不明确;各地之间现状差异较大、发展不平衡、治污任务重而施工难;污水处理终端运行维护和质量监管工作不到位;资金需求大而筹措难、投资和运行维护经费短缺、对治理工作主观需求不高等。因此,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工作必要且迫切,要紧紧围绕“削减污染物排放,保护农村水环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和确保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正常运行、持续发挥功效的基本目标,为建立生态 宜居农村和高水平小康社会提供保障。当前,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进入纵深推进与全面提高阶段,在完成农村生活污水治理集中攻坚任务的基础上,着眼长远、立足长效,深化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巩固和提升集中攻坚的建设成果,不断提高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自然村覆盖率与农户受益率,全面消除农村生活污水无序排放对环境污染的影响。为进一步加强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建设和运行维护管理,云南省生态环境厅举办了“全省县域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技术培训”,阐述了编制县域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的必要性,并出台了《云南省县域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编制指南(试行)》,以指导县域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提高全省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水平。

彝良县以此为契机,紧紧围绕“削减污染物排放,保护农村水环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和确保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正常运行、持续发挥功效的基本目标,通过现场调研、实地考察、取样分析、广泛收集资料和充分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特编制《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

1.2指导思想

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省十四次党代会精神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结合彝良的实际情况和发展目标,紧紧围绕“削减污染物排放、改善农村水环境”和确保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正常运行、持续发挥功效的基本目标,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顺应广大农民过上美好生活的期待,统筹城乡发展,统筹生产生活生态,以建设美丽宜居村庄为导向,以农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为主攻方向,动员各方力量,整合各种资源,强化各项举措,加快补齐农村人民环境突出短板,为建立生态宜居农村和高水平小康社会提供保障,为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打下坚实基础。

1.3基本原则

(1)科学规划、绿色发展:以县域总体规划为先导,结合村庄规划、水环境功能区划、给排水规划、改厕工作等,充分考虑城乡发展布局、经济发展状况、环境质量、污水排放规律、村民治理意愿等因素,科学规划和安排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

(2)先易后难、梯次推进:坚持短期目标与长远规划相结合,综合考虑现阶段经济发展条件、财政投入能力、农民接受程度等,合理确定污水治理任务目标。优先整治人口聚集、存在污水乱排和水体黑臭情况,以及水质需改善控制单位范围内的村庄,如饮用水源地、高原湖泊、传统村落、历史文化名村、特色景观旅游名村等。梯次推进,全面覆盖,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通过试点示范不断探索,先易后难、先点后面,带动整体提升。

(3)因地制宜、分类治理:综合考虑村庄自然禀赋、经济社会发展、污水产排现状、生态环境敏感程度、受纳水体环境质量,采用地区差异的治理方式。优先考虑尾水资源化利用,尽量减少需达标排放处理的污水量。有条件的村庄,可接入城镇污水管网统一处理。对人口集聚、利用空间不足、经济条件较好的村庄,可采取管网收集—集中处理——达标排放的治理模式。对居住较为分散、地形地貌复杂的村庄,采取就近利用和分散处理的治理模式。

(4)经济实用、易于推广:充分调查农村水环境质量、污水排放现状和治理需求,考虑当下经济发展水平、污水产生规模和农民生产生活需求,综合评判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环境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选择技术成熟、经济实用、管理方便、运行稳定、易于推广的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技术。

(5)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强化地方政府主体责任,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力度,引导农民以投工投劳等方式参与设施建设和运维,鼓励采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引导企业和金融机构积极参与,推动农村生活污水第三方治理。

(6)建管并重、长效运行:坚持先建机制、后建工程,推动以县级行政区域为单元,实行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运行、统一管理。推行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营管护规模化、专业化、社会化,探索建立污水处理农户付费制度和多元化的运行保障机制,确保治理长效。

1.4编制依据

1.4.1法律法规

(1)《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2019年修正);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2016年修订);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2017年修正);

(4)《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2017年修订);

(5)《城市规划编制办法》(建设部令第146号);

(6)《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

(7)《国家环境保护十三五规划纲要》。

1.4.2国家及地方规范和标准

(1)《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

(2)《城市给水工程规划规范》(GB50282-2016);

(3)《城市排水工程规范》(GB50318-2017);

(4)《城市水系规划规范》(GB50513-2009);

(5)《室外排水设计规范》(GB50014-2006);

(6)《室外给水设计规范》(GB50013-2006);

(7)《污水综合排放标准》(GB8978-2002);

(8)《城镇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标准》(GB18918-2002);

(9)《城镇污水处理厂主要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33/2169-2018);

(10)《污水排入城市下水道水质标准》(CJ343-2010);

(11)《云南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53/T953-2019);

(12)《西南地区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技术指南》(试行);

(13)《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和给水与污水处理工程项目建设用地标准》;

(14)《城市污水处理工程项目建设标准》;

(15)《泵站设计规范》(GB/50265-2010);

(16)《污水自然处理工程技术规程》;

(17)《人工湿地污水处理工程技术规范》(HJ2005-2010);

(18)《给水排水管道工程施工及验收规范》(GB50268-2008);

(19)《给水排水构筑物工程施工及验收规范》(GB50141-2008);

(20)《混凝土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GB50204-2015);

(21)《砌体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GB50203-2011);

(22)《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导则》(GB/T37071-2018);

1.4.3相关的政策文件

(1)《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

(2)《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第三方运维服务机构管理导则(试行)》;

(3)《农村生活污水厌氧-缺氧-好氧(A2/O)处理终端》;

(4)《全国农村环境连片整治工作指南》(试行);

(5)《中央农村环保专项资金环境综合整治项目申报指南》(试行);

(6)《云南省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技术导则》(试行);

(7)《云南省农村厕所改造建设技术指南》(试行);

(8)《云南省县域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编制指南》(试行);

(9)《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业农村生态环境工作的指导意见(环办土壤〔2019〕24号)》;

(10)《云南省生态环境厅关于全省土壤生态环境能力建设类项目的意见》;

1.4.4相关规划和报告

(1)《彝良县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

(2)《彝良县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修订》;

(3)《彝良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

(4)《彝良县“十三五”旅游产业发展规划》;

(5)《彝良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16-2020)》;

(6)彝良县各乡镇总体规划及其他相关规划;

(7)彝良县村庄基本情况、村庄规划。

1.5规划范围

本规划范围为彝良县县域内村庄,主要包括角奎、洛泽河、海子、荞山、龙安、小草坝、龙海、牛街、钟鸣、两河10个镇,龙街、奎香、树林、柳溪、洛旺5个民族乡区域内村庄。


表1-1 规划涉及乡镇、村庄范围


序号

乡镇名称

行政村数量

行政村情况

1

角奎镇

20

花桥村、马窑村、拖脚村、河湾村、位卓村、寨子村、阿都村、大河村、发达村、小河村、熊乐村、花溪村、杉林村、坪政村、大马村、石垭村、漆树村、半边街村、马腹村、发界村

2

洛泽河镇

12

毛坪村、发路村、仓盈村、献鸡村、簸以村、雄块村、岭东村、虎丘村、大寨村、龙潭村、太坪村、笋叶村

3

牛街镇

11

南厂村、上白水村、甘家坝村、芭蕉村、黄河村、楠木村、花果村、三合村、小干溪村、水田村、果稠村

4

海子镇

9

海子村、大坪村、新营村、花园村、中沟村、大田村、瓦厂村、新场村、清河村

5

荞山镇

9

安乐场村、猴街村、官房村、海坝村、双河村、田坝村、底武村、咪咡村、和平村

6

龙安镇

7

龙安村、岩贤村、木坪村、摸槽村、后山村、三乐村、白岩村

7

钟鸣镇

6

钟鸣村、木龙村、庙林村、扯炉村、山河村、麻窝村

8

两河镇

7

两河村、铜厂村、大竹村、白米村、小溪村、田黄村、半河村

9

小草坝镇

6

小草坝村、金竹村、大桥村、大雄村、小雄马村、三道村

10

龙海镇

7

龙海村、放牛村、大溪村、红岩村、镇河村、鱼井村、石笋村

11

龙街苗族彝族乡

12

龙街村、恒底村、长炉村、尖山村、龙洞村、银坪村、坪子村、梭嘎村、元宝村、窝铅村、卓基村、内武村

12

奎香苗族彝族乡

8

奎阳村、坪地村、松林村、寸田村、黑拉村、安乐村、仙马村、吉塘村

13

树林彝族苗族乡

4

树林村、林口村、管坝村、碗厂村

14

柳溪苗族乡

5

水果村、上寨村、坪上村、茶坊村、白虾村

15

洛旺苗族乡

8

洛旺村、联合村、木营村、云丰村、树草坪村、茶园村、怀来村、中厂村


1.6规划期限

现状基准年为2018年,近期规划至2020年,中期规划至2025年,远期规划至2030年。

1.7规划目标

1.7.1近期目标(2020年

(1)规划为近期的自然村,农村生活污水做得到应接尽接,应建处理设施的自然村覆盖率应达到0.86%;

(2)规划为近期的自然村,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所覆盖区域内的农户应实现应接尽接,近期农户受益率应达到0.86%;

(3)至规划近期(2020年),全县出水水质严格按《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排放标准》(DB53/T953—2019)标准执行;

(4)初步探索第三方运维管理,新建设施应有专人管理。

1.7.2中期目标2025年)

(1)规划为中期的自然村,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所覆盖区域内的农户应实现应接尽接,中期新建设施自然村占比不少于72.6%;

(2)至规划中期(2025年),进一步提高出水排放标准,全县出水水质按《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排放标准》(DB53/T953—2019);

(3)进一步完善第三方运维管理,建立运维管理体系,细化责任落实,建立考核体系提高终端利用率。

1.7.3远期目标(2030年

(1)规划为远期的自然村,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所覆盖区域内的农户应实现应接尽接,远期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终端设施覆盖率不少于74%,分散型村庄应做到资源化利用,污水管控达到90%以上;

(2)至规划远期(2030年),进一步提高出水排放标准,全县出水水质按《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排放标准》(DB53/T953—2019)。

(3)建立起完善的运维管理体系。

 

第二章 区域概况

2.1自然条件

2.1.1地形地貌特征

彝良县位于滇北东高原的北东部,乌蒙山脉边缘,境内地形东西窄,南北宽,自南向北倾斜,大部分地区均为深切割构造侵蚀地貌,仅在南部与贵州接壤的奎香乡和中部的荞山镇、钟鸣镇、小草坝镇、龙安镇等地区有少量的平缓地带,主要为残存的高原夷平面。境内最高点为西南部与昭通市接界的海拔2840m的大黑山韭菜坪梁子,最低点是北西部与盐津县接界的白水江的出境点海拔520m的大坡,境内相对高差2320m。山脉呈东西走向,属“多”型构造的横断山脉纵谷,属构造侵蚀中-高山峡谷地貌。根据地貌形成的主要原因,境内地貌类型大致可以分为:构造侵蚀中-高山峡谷地貌、构造侵蚀中山地貌、剥蚀低山丘陵地貌、构造侵蚀与溶蚀相间的中-高山峡谷地貌、构造侵蚀与溶蚀相间低山地貌、峰丛洼地地貌、溶蚀侵蚀峡谷地貌等。

境内最高海拔2780米,最低海拔520米,相对高差2260米,山地占全县国土面积的96%以上,25°以上陡坡地43.3万亩,占全县耕地面积60.5万亩的71.5%,是典型的山区县,山高坡陡,沟壑纵横,地质破碎,冰雹、洪灾、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多发频发,特别是受2012年彝良“9·7”地震影响,全县生态环境敏感脆弱,地质灾害点共622个。

2.1.2水系分布

县域内有洛泽河、白水江和田黄河三大流域,其中洛泽河、白水江两大河流均属长江上游水系,过境长度分别为75.6千米和27千米。

image.png

2.2.3水文水资源状况

彝良是昭通市水资源比较丰富的县之一,县境内有大小河流150多条,开发条件好,经流面积大于50平方公里的河流17条。总径流面积1850.4平方公里,径流量17.4亿立方米,平均比降6.4‰,平均每平方公里面积产水60.1万立方米。以洛泽河、白水江和田黄河三大干流的水能储量最大,其中洛泽河水系发源于贵州省威宁县境内的草海,总经流面积439平方公里,河长145.2KM,年径流量8.98亿立方米。

根据水利部门对彝良县水电资源的规划,彝良县水电资源理论蕴藏量为86.76万千瓦,可开发量为34.725万千瓦。共规划电站197座,总装机容量34.725万千瓦,年发电量193755万度。由于彝良县特殊的地理地形和气候条件,多数河流河床坡度较大,流域降水集中,规划新建电站引水沟渠较短,落差较高,沿江沿河也是交通网络较为畅通的区域,因此,电站的单位建设投资较为经济,全县规划电站平均投资是4500元/千瓦左右,水电站建设条件相对优越。

彝良在矿产资源与水能资源在空间分布上的一致性,为矿电结合开发打下了基础。该县优质无烟煤、铅锌等矿产资源,主要分布在洛泽河、白水江流域,其与水能资源分布基本一致。洛泽河流域的铅锌矿产储量达到总量的80%以上,优质无烟煤炭储达无烟煤总量的70%以上,特别是当前已经形成的铅锌开发能力都紧靠洛泽河,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64.178千瓦,可开发量14.69万千瓦;白水江流域和田黄河流域的硅石、有烟煤炭的储量达总量的50%以上。矿产、水能资源在空间分布上的一致性,是彝良资源的最大特点。矿产是重要的资源,重要的生产资料,电力特别是水电是可以永续利用的产业,优质矿产同优势水能的良好结合,成为我县选择矿电结合模式,实施矿产品精深加工,发展冶金、化工产业,推进新型工业化的先决条件。

2.2.4气候气象

全县气候差异大,垂直差异明显,总的属亚热带季风气候,但从河谷到高山区可细分为:中亚热带、北亚热带、南温带、中温带4个气候类型,西南部高温少雨,日照较多;东北部多雨潮湿,日照较少。降水主要集中在5至10月,占年降水量的93.6%,降雨量774.6毫米;年平均气温13.4℃(县城17℃),相对湿度72%;日照1320.3小时。

2.2.5生物资源

彝良县生物资源品种多,开发潜力大,主要的有天麻、魔芋、竹笋等,其中最具特色、发展前景最广的是小草坝天麻。当前已开发出的系列产品有天麻胶囊、天麻饮片等。小草坝天麻驰名中外,彝良县已被誉为世界天麻原产地,天麻的种植主要集中分布在龙安、小草坝、两河等乡镇。当前种植面积近13000亩,产量近250万公斤。新鲜天麻市场价为50-100元/公斤,干天麻市场价格为200—600元/公斤。小草坝天麻个大、肥厚、饱满、半透明,质地实、无空心,品质优良,药用价值为世界一流,是昭通天麻的代表,也是云南天麻的代表,素有“云天麻”之称。1950年,在云南省举办的农产品展销中,彝良小草坝天麻获得奖。彝良小草坝“野生天麻酒”、“精装野生天麻”于1993年在“食品专家鉴定会”分别获金奖和银奖。

据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和云南中医学院的分析检测,彝良小草坝天麻的天麻素、无机元素和氨基酸含量明显优于省外主要产地的天麻。天麻素平均含量为1.13%,每克天麻微量元素锌、锰、铜的含量分别为28.96微克、37.17微克、10.54微克;天冬氨酸、谷氨酸、精氨酸含量分别高达0.92%、0.91%、0.30%。天麻是我国名贵中药材,又是绿色保健食品,因其特殊的药理和保健作用,故声誉不在冬虫夏草、三七、人参之下。其作用被归结为“三抗、三镇、一补”,即“抗癫痫、抗惊厥、抗风湿;镇静、镇痉、镇痛;补虚”。现代药理研究表明,天麻主要有四大治疗作用:即对神经中枢系统的镇静、抗惊厥和镇痛作用;对心血管系统的强心降压作用;有耐缺氧作用和增强免疫力作用。

2.2.6旅游资源

具有独特的红色、生态、文化旅游资源,是罗炳辉将军和时代英雄徐洪刚的故乡,是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境内有小草坝原始森林、海子坪万亩竹林等自然风光。小草坝省级风景名胜区,面积达108平方公里,有各类野生动物1200余种;海子坪竹海旅游景区面积达40多平方公里。牛街古镇历史悠久,民族民间文化底蕴深厚。在旅游资源类型组合中,生物景观类72处,占24.57%;水域风光类15处,占5.13%;地文景观类33处,占11.26%;历史遗迹类38处,占12.97%;民族风情类34处,占11.60%;古建筑类17处,占5.80%;天象景观类6处,占17.41%;城乡风光类20处,占6.83%;商品购物类51处,占17.40%;休闲求知健身类7处,占2.39%。在《中国旅游资源普查规范》所列的旅游资源基本类型74种中,我县就有59种,占79.73%。

彝良县的旅游资源类型组合较为有序。彝良历史文化辉煌灿烂,凝聚古今,尤以红二、六军团在此酝酿、展开了长征途中著名的“乌蒙回旋战”,现代英雄辈出,享誉神州,因而爱国主义、英雄主义革命纪念地红色旅游主特征极为突出,形成了彝良旅游的一大特色;小草坝风景名胜区以形态各异的瀑布群与茂密的森林植被相互辉映,森林瀑布经管的主体特征十分明显,构成了彝良旅游一绝;伫立于白水江畔的千年古镇——牛街,又以奇特的地理位置和古老的民居民俗文化形成了江南水乡的韵味;江南园林式的陇氏庄园、雨龙山广阔的大草原、险峻多姿的洛泽河大峡谷,配以美丽、善良、勤劳的苗、彝民族,构成了一幅无比惬意的画卷,民族风情的风格较为突出。

2.2.7土地特征及资源

彝良县土壤分类为:4个土纲、6个土类、23个土属,耕地土种45个,8个变种,自然土土种17个。在6个土壤类型中,黄壤(属铁铝土土纲)面积最大,占土地总面积的37.639%,分布在海拨1100 ~ 1800m(北部800~1500m)地带,其土质以碳酸岩类最多,沙页岩类和基性结晶岩类次之,土壤呈微酸性;黄棕壤(属淋溶土纲)占30.56%,分布在海拔1800~2300m(北部1500~2000m)地带,土质以碳酸盐岩类最多,基性结晶岩类次之,沙页岩类较少,呈微酸性;棕壤(属淋溶土纲)占2.09%,分布在海拔2300m(北部2000m)以上地带,土质以碳酸盐类最多,沙页岩类次之,基性结晶岩类最少,呈酸性;紫色土(属初育性土纲)占17.59%,主要分布在一矮二半山峡谷及河谷地带,呈中性;黑色石灰土(属初育性土纲)占1.79%,分布在一般山区以下,呈中性—酸性;水稻土(属人为土土纲)占1.39%,分布在海拨1600m以下地带,多为雷响田,呈微酸性。经现场调查,项目区土壤以黄棕为主。

彝良土地类型有土类6个,亚类10个,土属23个,耕地土种45个,自然土种17个。土属多,适宜多种农作物生长。在6个土壤类型中黄壤土最多,占土地总面积的38%,水稻土最少,占0.14%。有耕地608655亩,基中水田31605亩,旱地577050亩,占总耕地面积的5.19%和94.81%,农业人口人均耕地1.16亩。

2.2社会经济状况

2.2.1行政区划状况

彝良辖角奎、牛街、洛泽河、海子、荞山、龙安、两河、钟鸣、小草坝、龙海10个镇,柳溪苗族乡、洛旺苗族乡、龙街苗族彝族乡、奎香苗族彝族乡、树林彝族苗族乡5个民族乡,下设137个村(居)委会,2939个村(居)民小组。

2.2.2人口分布与密度

2018年末,全县公安户籍人口总户数为131178户,全县公安户籍总人口为总人口563920人。 

2.2.3村落基础设施情况

2.2.4经济指标

2018年全县实现生产总值(GDP)233253万元,按可比价测算,比上年增长14.90%。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完成78210万元,比上年增长8.40%。其中第二产业增加值完成92206万元,比上年增长21.80%;第三产业增加值完成62837万元,比上年增长12.50%。三次产业比重分别为:33.53%、39.53%、26.94%。按常住人口计算,全县人均生产总值达4253元,增长10.18%。全县实现工业总产值155043.0万元,按可比价测算,比上年增长15.40%,其中:国有及规模500万元以上工业企业产值108700.0万元,比上年增长9.19%;规模以下工业总产值46343.0万元,比上年增长23.40%。全县实现工业增加值75296万元,比上年增长21.80%。

2.2.5土地利用特征

据云南省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2018年标准时点统一更新调查数据,并按照国土资源部规定的规划基数转化结果,得到彝良县2018年的土地规划用途分类面积(表2-2-1)。从表2-2-1中可以看出,2018年彝良县土地总面积为279881公顷。其中,农用地面积267751公顷,占土地总面积的95.67%,建设用地面积5302公顷,占1.89%,其他土地面积6827公顷,占2.44%。

 

第三章 污染源分析

3.1用水及排水体制

3.1.1用水量预测

根据现场调查并结合相关资料,彝良县县域农村生活用水是采用分散式供水方式;农村用水水源类型包括自来水、地下水和河水等。农村生活用水量本方案参考《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指南》(GB/T37071-2018)的农村居民生活用水定额。

表3.1-1农村居民生活用水定额

村庄类别

用水量(L/人·d)

自来水入户,且户内有水冲厕所和淋浴设施的

80-120

自来水入户,户内有淋浴设施,但无水冲厕的

60-80

户内有给水龙头,无水冲厕和淋浴设施

40-60

无户内给水设施

20-40

表3.1-2  用水量预测

乡镇

人口

(人)

用水量

(L/人·d)

用水量(t/d)

乡镇

人口

(人)

用水量

(L/人·d)

用水量

(t/d)

角奎镇

86171

90

7755.39

小草坝镇

25088

85

2132.48

洛泽河镇

66889

80

5351.12

龙海镇

23786

80

1902.88

牛街镇

39280

80

3142.40

龙街苗族彝族乡

48594

80

3887.52

海子镇

33518

75

2513.85

奎香苗族彝族乡

53366

75

4002.45

荞山镇

46381

80

3710.48

树林彝族苗族乡

27984

75

2098.80

龙安镇

24247

75

1818.53

柳溪苗族乡

21850

80

1748.00

钟鸣镇

19274

80

1541.92

洛旺苗族乡

31564

80

2525.12

两河镇

23747

85

2018.50





3.1.2排水情况

排水体制的选择是排水系统规划中的首要问题。它影响排水系统的设计、施工、维护和管理,对规划区和环境保护也影响深远,同时也影响排水系统工程的总投资、初期投资和运行管理费用。一般应根据总体规划、环境保护的要求、原有排水设施、水环境容量、地形、气候条件,从全局出发综合考虑。排水体制一般分为合流制和分流制两种形式。

将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和雨水混合在一个管渠内的排除系统称为合流制。合流制又分为直排式合流制和截流式合流制两种。前者是混合污水不经任何处理和利用就直接排放水体,不设置污水处理设施。后者在前者的基础上,修建截流干管(一般是沿着河流或其他受纳水体),在截流处设置溢流井,并设污水处理理厂,下雨初期和旱季污水全部流入污水处理厂,雨量增加时混合污水溢流到水体排除。合流制对水体污染严重,不符合当前国家环保政策,一般不予采用。

分流制是将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和雨水分别在两个或两个以上各自独立的管区内排出的系统。分流制分为不完全分流制和完全分流制。不完全分流制是建立完整的污水系统,而雨水采用地表漫流的方式进入不成系统的明沟或小河,一般适用于发展中地区,可以分期建设节约近期投资。完全分流制将工业废水、生活污水送至处理厂处理后排放或利用,雨水和部分工业较洁净废水就近排放。该体制卫生条件好,新建的城市、工业区和开发区,一般采用该体制。

彝良县城区、城镇范围内以雨污分流体制进行城市开发建设。规划农村地区除纳管区域按雨污分流体制建设外,其余区域均按雨污合流制建设,对于现状存在的污水横流现象,即村庄内雨水沿天然地面、边沟、水渠等系统排泄,污水未通过管道进行收集,改造为雨污合流制,根据村庄经济情况确定改造时序。

3.2排水量预测

排水量:农村生活污水排水量宜根据实地调查结果确定。本规划参考以下公式进行计算。

污水排放量m3)=用水定额(L/人·d)/1000×人口×K。

式中,K为排放系数,取0.4-0.8。

经济发达、管网完善,污水收集治理率较高的地区K取值0.6-0.8,经济落后、管网不健全,污水收集治理率较低的地区K取值0.4-0.6。

规划根据各个保留村庄居民点的特点选取对应污水量指标,计算出近期的污水量,各乡镇农村生活污水处理量详见下表。

表3.2-1彝良县终端处理污水量预测汇总表

乡镇

人口

(人)

用水量

(L/人·d)

用水量(t/d)

乡镇

人口

(人)

用水量

(L/人·d)

用水量

(t/d)

角奎镇

86171

90

7755.39

小草坝镇

25088

85

2132.48

洛泽河镇

66889

80

5351.12

龙海镇

23786

80

1902.88

牛街镇

39280

80

3142.40

龙街苗族彝族乡

48594

80

3887.52

海子镇

33518

75

2513.85

奎香苗族彝族乡

53366

75

4002.45

荞山镇

46381

80

3710.48

树林彝族苗族乡

27984

75

2098.80

龙安镇

24247

75

1818.53

柳溪苗族乡

21850

80

1748.00

钟鸣镇

19274

80

1541.92

洛旺苗族乡

31564

80

2525.12

两河镇

23747

85

2018.50





第四章 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规划

4.1收集模式

4.1.1收集模式一般要求

(1)采取污染治理与资源利用相结合、工程措施与生态措施相结合、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建设模式和治理措施,提高污水资源化利用水平,降低末端治理成本。

(2)对城镇周边的村庄,将村民生活污水接入城镇污水处理管网,由城镇污水处理厂统一处理。

(3)对居住区相对集中的单个村庄或相邻村庄,可选择集中处理模式。联合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及配套工程,实现区域统筹、共建共享。

(4)对位置偏远、不便建设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的村庄,可选择分散处理模式。根据地形地势特点等将村庄分为若干片区,按片区铺设污水管道或污水沟收集污水,就近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对人口较少、污水产生量较少的村庄,鼓励通过庭院绿化、农田灌溉等途径就近利用。

4.1.2收集模式选择

农村生活污水的收集模式根据村庄密集程度可分为纳管模式、集中收集模式和分散收集模式三种。

纳管模式

纳管模式是指农村生活污水通过管网收集输送到城镇污水处理厂统一处理的治理方式。这种方式主要适用于聚集程度高、紧邻城镇(3km 范围内)、地形条件有利于生活污水依靠重力流入市政污水管网的村庄。

image.png

图4-1-1纳管模式

集中收集模式

集中收集模式是针对生活污水无法纳入城镇污水处理厂的村庄,将单个或多个自然村农户的生活污水进行统一收集,再排至村级污水独立处理设施进行处理的污水收集模式。

 

image.png

图4-1-2集中收集模式

分散收集模式

分散收集模式指对单户或多户农村住户产生的生活污水就近处理,一般日处理能力小于5m3。这种方式主要适用于无法集中铺设管网或集中收集处理的村庄,特别是居住较为分散的山区、丘陵地带。

 

image.png

图4-1-3分散收集模式

通过现场走访调研,本县收集模式统计如下表所示:

表4.1-1 彝良县村庄收集模式统计表

乡镇

行政村

类别

合计

分散收集

集中收集

纳管

彝良县

131

198

614

1

813

角奎镇

20

19

113

1

133

洛泽河镇

13

10

69


79

牛街镇

11

16

50


66

海子镇

9

26

42


68

荞山镇

9

12

47


59

龙安镇

7

10

20


30

钟鸣镇

6

6

18


24

两河镇

6

7

28


35

小草坝镇

6

5

21


26

龙海镇

7

19

29


48

龙街苗族彝族乡

12

42

37


79

奎香苗族彝族乡

8

11

43


54

树林彝族苗族乡

4

3

27


30

柳溪苗族乡

8

12

42


54

洛旺苗族乡

5


28


28

4.2收集系统建设

彝良县城区、城镇范围内以雨污分流体制进行城市开发建设。规划农村地区除纳管区域按雨污分流体制建设外,其余区域均按雨污合流制建设,对于现状存在的污水横流现象,即村庄内雨水沿天然地面、边沟、水渠等系统排泄,污水未通过管道进行收集,改造为雨污合流制,根据村庄经济情况确定改造时序。

4.3排放标准

进水水质:本规划按照下表取值。

表4.4-1生活污水水质参考取值表  单位:mg/L

主要指标

pH

SS

COD

NH3-N

TN

TP

取值范围

6.5-8.0

80-200

100-300

18-50

20-60

2.0-6.0

排放要求:执行云南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53/T 953-2019)。

(1)直接排放

 处理规模5m3/d 以上(含 5m3/d),出水直接排入湖泊等封闭、半封闭环境敏感区水域的,执行(DB53/T953-2019)一级A标准。出水直接排入《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Ⅱ、Ⅲ类功能水域的,执行(DB53/T953-2019)一级 B 标准。出水直接排入《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 Ⅳ、Ⅴ类功能水域的,执行(DB53/T953-2019)二级标准。出水直接排入村庄附近池塘等环境功能未明确水体的,执行(DB53/T 953-2019)三级标准。

处理规模 5m3/d以下(不含5m3/d),执行(DB53/T9532019)三级标准。

(2)间接排放

出水间接排入水体的,执行(DB53/T953-2019)三级标准,同时最终出水应满足受纳水体的污染物排放控制要求。

 (3)尾水资源化利用 尾水用于农田灌溉的,相关控制指标应满足《农田灌溉水质标准》(GB 5084-2005)规定;用于渔业的,相关控制指标应满足《渔业水质标准》(GB11607-1989)规定;用于景观环境的,相关控制指标应满足《城市污水再生利用-景观环境用水水质》(GB/T 18921-2002)规定;用于其他的,参照国家相关标准执行。

(4)其他要求

出水执行(DB53/T 953-2019)三级标准的,应保证受纳水体不发生黑臭。

表4.4-2水污染物最高允许排放浓度

序 号

控制项目名称

一级标准

二级标准

 

三级标准

 

A 标准

B 标准

1

pH 值,无量纲

6~9



2

化学需氧量(COD),mg/L

60

100

120

3

悬浮物(SS),mg/L

20

30

50

4

氨氮 a(NH3-N),mg/L

8(15)

15(20)c

15(20)b

5

总氮(以 N 计),mg/L

20

20 c

-

-

6

总磷(以 P 计) ,mg/L

1

1 c

3 c


7

动植物油d,mg/L

3

5

20

注:a括号外数值为水温>12℃时的控制指标,括号内数值为水温≤12℃时的控 制指标。b当出水直接排入村庄附近池塘等环境功能未明确水体时执行。 c当出水直接排入氮磷不达标水体时执行。 d进水含餐饮服务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的控制指标。

4.4 治理模式

根据其进行污水处理后,排水水质情况分为简单模式、常规模式、强化模式,本规划中根据环境敏感程度、尾水去向、经济条件、气候条件等综合因素考虑,简单模式主要用于分散型、尾水可资源化利用、环境容量大的自然村,主要采用“旱厕+粪尿资源化利用”的处理工艺,结合农村厕所革命,建造费用和运维费用低;常规模式主要用于集中型、环境敏感度较低、土地紧张的自然村,根据本县气候条件等因素,主要采用“预处理+生物接触氧化池”的处理工艺,出水水质可满足二级标准,系统运行较好情况下可以达到一级B标准;强化模式主要用于环境敏感度高,出水直接排放于重要水体的自然村,本规划主要采用“预处理+A2/O”的处理工艺,出水水质可达到一级A标准。除一个纳管自然村外,共计811个自然村,其中强化模式10个,常规模式370个,简单模式431个。

表4.5-1治理模式计划表 

乡镇

治理模式

合计

强化模式

常规模式

简单模式


彝良县

10

370

431

811

角奎镇

1

67

63

131

洛泽河镇

3

53

23

79

牛街镇

2

22

42

66

海子镇


20

48

68

荞山镇

1

34

25

60

龙安镇


15

15

30

钟鸣镇


12

12

24

两河镇

1

19

15

35

小草坝镇


18

8

26

龙海镇

1

14

33

48

龙街苗族彝族乡


19

60

79

奎香苗族彝族乡


24

30

54

树林彝族苗族乡


12

18

30

柳溪苗族乡

1

15

12

28

洛旺苗族乡


26

28

54

 

 第五章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维管理规划

5.1管理织架构



建立健全运维组织架构。按照运维管理目标,健全完善管理架构,落实各级管理职责,探索建立以县级政府为责任主体、乡镇(街道)为管理主体、村级组织为落实主体、农户为受益主体、运维机构为服务主体的“五位一体”运维管理体系,见图5-1-1

image.png

图5-1-1 五位一体运维管理框架图

5.1.1县域层面

彝良县作为统筹主体,因地制宜,深入基层开展调研工作,与村镇规划等衔接,制定好新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规划,实施项目整合、资源整合,做到规划引领、统筹兼顾、协同推进,避免重复建设、资金浪费,提高人、财、物使用效率。进一步推行截污纳管工程,改造好农村厕所,采取多元化农村污水处理模式,如常规处理模式、简单处理模式、强化处理模式。发改、住建、农办、卫生、国土、农业、旅委、宣传、供电、公安、市场监管、考评等部门要按照各自职责积极协助做好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运维管理工作,确保政府工程实施绩效。

5.1.2乡镇层面

各乡镇负责辖区内所有农村治污设施的登记造册,相关档案的收集和归档;建立本乡镇辖区内乡镇、村两级农村治污设施监督监管体系,落实具体责任人及工作职责;制定乡镇对村级组织运维管理的考核办法;定期组织乡镇专管员和村级巡查监督员进行业务培训,提高设施运维监督管理业务能力;通过开展科普宣传等多种形式,提高和普及农村群众有关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的认知水平,倡导“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从我做起”的良好社会风尚;与第三方专业运维服务机构书面办理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设备运维移交工作。可统筹镇级月度自查自纠,以检查通报排名为依据,评出迎检奖、备检奖、劳动奖,并给予相应村集体一定的资金奖励。

5.1.3村级层面

村级组织切实做好接户设施为维护管理工作;落实村级巡查监督员的责任职责;加强对设施运行日常巡查监督,做到“村级不定时自查”、“联村干部周查”、“生态办月查”、“综合巡查组巡查”、“前端、终端运维员互查”。宣传、劝导、监督农户做好庭自家化粪池、隔油池、接户管、户用检查井的日常清掏及周边环境卫生;协调建设过程中的政策问题,加强对农户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知识普及教育,对自家化粪池、水封井、存水弯维护较好的农户给予奖励,树立模范,对私自破坏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乱接雨水、私占的进行批评、处罚教育。鼓励村民参与污水治理,可推行“村民积分制”,村民在农村治污运维、美丽庭院创建、清洁乡村考核等方面达标,就可以获得一定的积分,凭积分到“洁美家园积分兑换超市”来“刷卡消费”。

5.1.4农户层面

农户应主动学习新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知识,充分认识到生活污水治理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形成“我要治”观念,提升主体意识和积极性。主动检查自家养殖废水、厕所废水、厨房废水、洗涤废水、洗浴废水等五水接入状况;做好自家接户井、化粪池、接户管、隔油池的日常疏通清掏及周边环境卫生;自觉爱护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及时上报农户自家化粪池、接户管、户用检查井等渗漏、堵塞和破损情况。

5.1.5运维机构层面

第三方专业运维服务机构要将服务下沉,在所在片区的乡镇设立了运维工作站,并设立24 小时抢修、投诉服务电话,运维工作站则根据区域农户规模。针对污水排放量大、运维难度大的村落,重拳出击实施“一次清理”,运维人员一对一指导民宿业主对隔油池和化粪池进行规范化清理。大力推行“民宿业户治污运维管理检查公示牌”和“民宿经营星级榜”,不断督促民宿业主自觉参与治污运维工作。村级运维监管员每月三次对民宿业,进行逐一上门检查并反馈至乡生态办;对存在问题的民宿上门发放整改通知单,并督促业主限期整改,有效提升食宿环境舒适度。

5.2运维管理总体布局规划

为彻底治理农村生活污水,确保治理工程符合“三确保”要求,即“确保质量为先、确保建好管用、确保群众满意”,针对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存在的问题,有计划、分步骤地实施纳入污水管道进入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和终端设施提升改造工程,开展标准化运行维护管理试点,做到“设施硬件达标”、“出水水质达标”和“日常运维达标”,以点带面提升全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标准化运维管理水平,建成网格覆盖全面、群众知晓率高、过程畅通高效的村级污水运维的“全效体系”。

“三分建设,七分管理”,长效运维管理是污水治理工作成败的关键。实现“一次投入、长期有效”,关键取决于长效运维管理水平状况。各运维公司、各乡镇应遵循《云南省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技术指南(定稿)》、《农村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规定》,承担运维管理的主要责任,并结合乡镇村庄撤并情况、地形、房屋分布、人口数量等实际情况和运维经验,因地制宜,对有纳厂条件的村庄,会同村(居)、镇(街道)、设计单位合理确定纳管方案。

5.3标准化运维管理体系

5.3.1确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竣工与运维移交准则

(1)严把工程设计关

农村实施污水处理工程应根据村庄地形、房屋分布、人口数量、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因地制宜、科学规划、分类指导,采用经济有效、简便易行、节约资源、工艺可靠并能够与当地自然环境高度融合的污水处理技术,使生活污水无害化资源化处理、达标排放。如对于撤并村、人口较少、分布较散的村庄,在出水达标情况下,考虑保持原状或单户处理,不纳入截污纳管集中收集工程。

(2)严把建材质量关

严格把控材料选购,由各镇街负责在管材、塑料检查井、预制式化粪池及一体化微动力处理设备等区级预选供应商库中,各选择确定一家建材供应商作为本镇街指定供应商,不允许由施工单位自行选择采购。用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项目的建材应统一管理、规范使用。一般情况下建材的管理分为两类,一是由公开招投标确定的建材供应商将建材配送至业主方指定的建材统一存放仓库,由业主方接收入库,施工单位从业主指定的建材存放仓库领取建材;二是由公开招投标确定的建材供应商将建材直接配送至施工现场,集中存放在施工现场建材仓库,由业主方、施工方接收入库。

(3)严把现场施工关

施工中,应做好施工记录,对于隐蔽工程的施工过程应留有影像资料备查。隐蔽工程应在验收合格后,方可进行下一道工序的施工。同时应满足以下规定:

①根据所要安装设备的尺寸,开挖相应尺寸的基坑。根据现场具体情况增加地基处理和维护设施或进行施工排水。设备的安装必须在基础完工后进行。

②利用人工或合适的吊装设备将设备吊至预定的位置,并检查其是否水平。回填前向设备内里注满水。

③排水管不能形成逆向反坡,且设备水位应高于受纳水体水位。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建、构筑物、设备设施的施工应符合相应的国家标准:

①管道工程的施工,应符合现行国家标准《给水排水管道工程施工及验收规范》(GB50268)的有关规定。

②混凝土结构工程的施工,应符合现行国家标准《混凝土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GB50204)的有关规定。

③砌体结构工程的施工,应符合现行国家标准《砌体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GB50203)的有关规定。

(4)严把监理监督关

监理单位应严格履行监理职责,严把材料设备关,未经监理工程师签字,建筑材料、构配件和设备不得在工程上使用或者安装,施工单位不得进行下一道工序的施工。除一般性施工监理外,对于隐蔽工程,监理工程师应实行旁站监督,严把质量关。

(5)严把检查验收关

竣工验收应按以下流程进行:

①资料验收

竣工验收应提供如下主要文件资料:工程项目的立项文件、招标投标文件和工程承包合同、竣工验收申请、工程质量监督报告、工程决算报告及批复、工程竣工审计报告、工程调试运行报告、施工过程中的工程变更文件以及主管部门有关审批、修改、调整文件,竣工图纸、设备技术说明书等。

②工程实体验收

文件资料审核通过后,建设单位应组织工程项目各参与方,进行现场实体验收。重点审查工程建设内容是否与设计文件相符、施工质量是否达到现行的质量验收标准、机电设备数量、型号、参数及技术要求等是否与设计文件相符、配电与自控系统是否达到相关防护要求,以及工程项目场地的安全防护措施。工程实体验收合格后,方可进行环保验收,验收不合格的应责成施工单位或其它相关单位进行限期整改。

③环保验收

施工单位应提交调试和试运行报告,试运行报告中应包括至少连续7日以上的水质监测记录以及具有环境监测资质的单位出具的水质监测报告。出水水质应符合设计出水水质要求。

④第三方运维单位验收及运维移交:

相关部门根据污水治理设施的建设情况,对已通过综合验收和提交移交报告的项目进行现场查勘,并核查验收资料(竣工图、水质监测报告等建档资料),对核查过程中发现不具备移交条件的项目及时反馈环保局和项目建设单位,并由环保局督促进行整改,整改到位后再根据"五位一体"管理职责进行移交接收,做到合格一个移交一个,实施逐步逐批交接,确保每个移交项目各环节都能正常运行。

⑤三方面资料的整理和移交:

验收资料由各片区分中心按照“一村一档”要求建立城乡生活污水治理设施验收档案。

5.3.2推进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定期维修保护措施

(1)基本安全要求

所有工作以“安全第一,预防为主”为方针,严格遵守安全技术操作规程和各项安全生产规章制度。岗位作业人员应了解安全操作规程,特殊岗位须经专业培训。运行作业人员应持有相应的运营管理和运营操作岗位培训合格证书。特别要严防燃爆、触电、中毒、滑跌、溺水等事故的发生。设备检修后恢复运行前检查设备的润滑、接电等情况,在做好运行准备后方可投入运行。凡在对具有有害或可燃气体的构筑物、容器或管渠进行维修和放空清理时,应先通风换气、检查。为确保安全,抢修必须至少两人一组。

(2)做好管网收集系统的巡查和的处置

每周应对污水收集管网系统及其相关构筑物进行一次全面的巡视检查;对管网中出现的一般的漏、坏、堵、溢、露等异常现象,尽快处理和修复;对出现的较严重的影响排水系统正常运行的问题,应及时向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和市主管部门报告,尽快修复设施;注意对管网保温、防护材料及设施的检查;做好新建住户污水接入村管网系统的监督工作。禁止违章占压、违章排放、私自接管以及其他影响管道排水的施工情况发生。

(3)做好污水处理终端系统及其配套机电设施的运行维护

①水质管理

每周对终端进出水水质和水量进行观察记录,发现异常情况应及时排查检修,必要时上报市主管部门协商解决;

②格栅、清扫口、检查井、提升泵

a.每半个月对格栅、清扫口、检查井等进行一次清理,以免堵塞管井;夏秋季节每月应对清扫口、检查井进行一次杀虫消毒;

b.每周检查回流泵、提升泵、潜水泵、风机运行是否正常,按照设备使用说明的要求进行日常维护,并记录水泵、风机的运行情况;每年应检测电机线圈的绝缘电阻;

c.每半年至少对集水井清淤一次,每年应至少一次吊起潜水泵,检查潜水电机引入电缆;长期不用的水泵应吊出集水池存放;

d.设备出现故障时,应及时进行维护或更换。

③厌氧池和化粪池

a.每周应检查厌氧池和化粪池盖板的完整性、安全性,发现盖板上有垃圾、污物、杂物等应及时清理;

b.视厌氧池和化粪池的使用情况,定期清运,防止满溢;

c.每年对厌氧池和化粪池池底进行人工清渣,打捞出的废渣进行无害化处理排放,并运至指定地点处置,禁止随意堆放,杜绝二次污染;

d.日常维护人员要做好安全防护措施,特别要注意防止跌入厌氧池。厌氧池下人清理时,须在白天进行,并应有人在池外配合。清理前须用清水冲洗干净池子,确保池内无危害气体后方可进入。

④人工湿地

a.定期检查植物生长状况,并进行病虫害防治;及时补种和修枝剪叶,清除杂草、杂物、垃圾等,保持植物长势良好;及时进行收割,杜绝有机物及氮磷回流。

b.定期检查过滤系统是否堵塞,如遇堵塞应及时采取措施进行修复,保证出水畅通。

⑤电气设备

a.电气设备日常检查

运行中的电气设备应每月巡视,并填写巡视记录,特殊情况应增加巡视次数。电气设备运行中若发生跳闸,在未查明原因前不得重新合闸运行;

b.电力电缆定期检查与维护

电缆的绝缘必须满足运行要求,电缆终端连接点应保持清洁,相色清晰,无渗漏油,无发热,接地应完好,埋地电缆保护范围内应无打桩、挖掘、种植树木或可能伤及电缆的其他情况。

5.3.3强化运维管理平台和信息系统的建设和管理

(1)日处理能力20 吨以上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均应配备自动监控系统,对水量水质进行监测。

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点多面广,管理需每天掌握污水处理设施终端运行状态,如实施水量、水质数据等。应强化技术支撑,加大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技术研发和集约化处理设施推广应用。综合运用互联网、物联网等技术,建议建立数字化服务网络系统和市-县-乡三级一体化管理平台,可实现数据整合,远程可监管,信息及时传达,降低维护人员成本。综合考虑实际情况,采用运行状态远程实时监控系统。对日处理能力20吨以上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中筛选除去纳厂、撤并终端,重点对余下进行标准化运维,运行状态实时监控,掌握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运行动态。积极推进农村生活污水运维管理的规范化、法制化、智能化,切实强化责任,落实各项保障,做到“设施硬件达标”“出水水质达标”和“日常运维达标”,以点带面提升全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标准化运维管理水平。

(2)监测设备运行情况

定期进行仪器现场巡查,进行必要的校准、维护、维修、耗材更换工作。以保障仪器准确可靠运行。

负责每天进行一次仪器运行状态检查,如发现问题必须立即报告维护人员并进行记录。

建立在线监测站专人负责制,制定操作及维修规程和日常保养制度,建立日常运行记录和设备台账,建立相应的质量保证体系,并接受环境保护管理部门的台账检查。

应每月向有关环境保护管理部门作运营工作报告,陈述站点在线监测系统的运营情况。

(3)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污泥、微生物性质等相关监测,掌握终端、管网等系统运行状况

活性污泥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具有一定降解功能的生态系统,这种稳定生态系统的形成得益于生物相良好的生长环境,当污水处理系统中的环境条件发生改变时,相应的生物相也会随之改变。生物相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污水处理系统的质量和状态。对重点区域可逐步开展对生物相的监测,包括观察混合液和回流污泥的生物相。

污水处理系统在正常的运行状态下,其所含各生物在数量和种类上是保持相对稳定的,反之当各生物的种类和数量发生较大波动时,预示着污水处理系统环境在发生相应的变化。

当污泥中所含丝状菌大量出现时,表明污泥已经发生膨胀或即将发生膨胀,包括球衣菌属、贝氏硫细菌、诺卡氏菌属、霉菌等,应及时采取相关措施抑制丝状菌生长,调整系统的各项处理条件,维持处理系统稳定运行。

当絮体结构松散时,小絮体将成为某些轮虫的食物。在充足的饲料下,轮虫过度繁殖。出现这种情况时,污泥老化,应采取相应的污泥处置措施,以消除污泥老化影响水处理效果。原生动物和一些微型动物对毒素更敏感,屏蔽纤维是活性污泥中的一种重要指标,当这类生活污泥迅速减少时,表示污水中的有关有毒物质,需要及时预处理。

(4)利用监控设备对管网情况进行实施动态监控

监测流量、压力、流向等指标,准确把握管网运行状况,建立自动监控系统,提高综合信息数据化可视能力,提供高效、及时、准确、充分的数据依据,增强管网运行安全性。同时基于物联网和无线传输的井盖安全监控技术可利用井盖触发器对井盖状况信息实时采集,建立窨井防坠系统,在监管平台上显示井盖的属性信息、状态信息、故障处理信息等,实现在线监管与快速预警,将被动应付变成主动管理,由人员巡查变为智能监控,大幅度减少“马路陷阱”对村民的危害。

(5)对人员信息、档案进行数字化管理,建立具有真实性、高效性、完整性信息平台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人员信息、档案数字化管理能对人员统筹安排提供诸多便利,为简化纸质化人员信息管理存在的繁杂步骤,缩短检索时间,能更系统更全面地对人事档案、人员信息等进行规整管理,提高工作效率。并且了纸质资料存储空间大、不易保存等弊端。采用自动化考勤系统也能提升员工效率,提供精确和实施的工时数据,避免出现传统考勤数据丢失等问题,让人事管理简单化。

(6)以彝良县为单位,建立和完善处理设施的基础档案信息数据库和数字化监管平台建设,建立终端管理信息反馈机制根据上述信息化管理方向,依托地理信息系统(GIS)、北斗卫星导航、物联网、云计算等成熟技术,建立农村污水处理站点电子档案,行程监管控制台。监管控制台为监管者提供一个宏观的监管视图,可从县、乡镇、村、站点等多个层面查看辖区内的农村污水处理站的运行情况,既能体现辖区内的总体运营数据,也可查看各个站点的具体运营数据利用聚类分析、因子分析、相关分析、对应分析等数据分析方法,为用户提供直方图、散点图、柱状图、雷达图、趋势图等可视化的展示方式,通过KPI 分布图、水质分布图、工艺分布图的展示模式,可以在监管控制台便捷查看所选区域内的站点总数、总吨位、本月污水处理量、本月用电量等数据,可以查看所选区域的水质达标数据、水质发展趋势、能耗数据、用电数据、吨耗电量数据、事件数据等,数据以可视化方式展现。提供面向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的大数据分析决策与监管服务,实现桌面端、移动智能终端、应用APP 农村生活污水管网系统的二、三维立体可视化监控,实现辖区内的农村污水处理从宏观到微观、从表象到本质的深度监管,真正实现了全县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可监管、可追溯、可考评“全程监管”的目标。

5.4运维资金估算及筹措规划

根据运维目标、运维范围可向用户收取部分使用费用,积极申报各类补贴资金,争取省级或国家资金帮助,结合市县镇政府财政资金。县级财政把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经费纳入年度预算,建立专项资金,有效整合各项涉农涉水财政资金,适当提高补助额度和比例。建立“政府扶持、群众自筹、社会参与”的资金筹措机制,保障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正常运行。要拓宽资金筹措渠道,按规定适量收取生活污水治理相关费用。引导和支持企业、社会团体、个人等社会力量,通过投资、捐助、认建等形式,参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运行维护管理。同时可以参与村内零星的管道新建或改建(新建集中居住区、新建农房)工程,从中适当盈利获得部分运维资金。出台“以奖代补政策”,以确保“污水进,清水出”,激励各地进一步提升治理和运维的质量与水平。

第六章 工程估算与资金筹措

6.1投资估算

按照现状处理终端现状问题及评定等级分重点分近、中、远期进行建设改造,建设改造投资参照《农村生活污水处理项目建设与投资指南》(环发〔2013〕130号)、《小城镇污水处理工程建设标准》等相关文件。

经估算,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建设工程投资约37076.152万元(不含征地费用,不含运维资金),其中接户投资17525.977万元 ,处理系统19550.175万元。运维费用约为412.359万元/年。近期投资359万元,运维费用4.238万元/年;中期投资34545.572万元,运维费用399.678万元/年;远期投资2171.542万元,运维费用8.442万元/年。

表6.1-1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建设工程投资分期估算表 

乡镇

户数(户)

人数(人)

用水量(t/d)

排水量(t/d)

处理规模(t/d)

投资费用(万元)

运维费用

(万元/年)

收集系统

处理系统

合计

彝良县

129911

561655

45268.09

26809.6725

27212

16364.845

18418.3

34783.145

388.5133

角奎镇

18533

77209

6948.81

4864.167

4932

2566.984

3668.01

6234.994

78.9933

洛泽河镇

14833

66889

5351.12

3210.672

3250

2226.147

2802.995

5029.142

63.38955

牛街镇

8459

39280

3142.4

1885.44

1918

1070.972

1063.475

2134.447

23.04975

海子镇

7682

33518

2513.85

1256.925

1292

999.81

650.17

1649.98

13.1765

荞山镇

11717

46381

3710.48

2226.288

2254

856.359

872.5025

1728.8615

19.167975

龙安镇

5912

24247

1818.525

909.2625

924

368.529

359.3725

727.9015

6.867475

钟鸣镇

4689

19274

1541.92

925.152

935

622.748

758.795

1381.543

15.43585

两河镇

6063

23747

2018.495

1211.097

1229

803.229

1032.895

1836.124

20.98385

小草坝镇

6337

25088

2132.48

1279.488

1293

905.947

1165.83

2071.777

24.455

龙海镇

6083

23786

1902.88

1141.728

1164

621.943

752.815

1374.758

13.02685

龙街苗族彝族乡

10870

48594

3887.52

2332.512

2375

1164.996

1312.355

2477.351

23.99145

奎香苗族彝族乡

11721

53516

4029.45

2014.725

2040

1597.764

1540.855

3138.619

31.48125

树林彝族苗族乡

6114

27984

2098.8

1049.4

1064

924.784

608.86

1533.644

13.943

柳溪苗族乡

4434

21850

1748

1048.8

1061

649.152

778.28

1427.432

17.009

洛旺苗族乡

6464

30292

2423.36

1454.016

1481

985.481

1051.09

2036.571

23.5425

6.2资金筹措

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营属于特殊专业领域,县、乡镇缺乏充足财力、人力和技术资源,必须遵循“市场的交给市场、专业的交给专业”原则。积极拓宽融资渠道,采取多元投资、多方参与等方式筹措建设资金。例如,可以吸收社会资金参与投资,也可以县为单位,采取PPP等模式,通过招商洽谈,委托专业环保公司负责县域内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以政府购买服务、征收污水处理费等方式给予环保公司和投资人回报。各级财政应加大对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的扶持力度,设立农村污水处理专项资金,建设及运维资金纳入年度财政预算,并积极申请省、市相关经费补助,同时鼓励引导和支持企业、社会团体、个人等社会力量,通过投资、捐助、认建等形式,参与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建设与改造。

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资金按实际投入额由各级财政承担,其中主要申请中央财政和省财政支持,市、县两级财政视地方经济情况按一定比例承担部分资金。对于新建的新农村集中居住片区,生活污水的收集处理工程应纳入规划工程建设许可内,由乡镇监督,行政村(居)负责实施。新建区域对污水垃圾集中处理、无害化卫生公厕等农村卫生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管护主要由政府出资;对户用厕所改造、户用小型污水处理等设施建设,由农户适当出资,政府给予奖补。

6.3效益分析

通过本次《规划》,预测我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从提升改造现有区域污水处理设施或新建污水处理设施开始,将家庭生活过程中的厨房、沐浴、洗涮及卫生厕所等产生的污水纳入收集范围,彻底解决了家庭生活污水无序排放。

目前已形成三种治理模式:一是分散收集模式,此模式具有布局灵活、施工简单、管网投资省、管理方便等的优点,适合于农村分散型的住宅,采取粪便等污染物经厌氧发酵后作为有机肥,生产绿色无公害农产品,充分显示出社会效益、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最佳统一,使排错了方向的污水资源变成了农田灌溉的优质原料,为避免二次污染,农田消纳不了的废水再进一步处理达到《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53/T 953-2019)三级排放标准,然后再排放,解决了农村公厕粪便处理难的问题;二是生活污水相对集中收集模式,主要采用厌氧后人工湿地或利用附近河沟池塘进行处理,处理后污水达到《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53/T 953-2019)三级或二级B标准,用作村级公园景观用水或内河的补充水,既治理了污水和附近已被污染的河沟池塘,又美化了周围环境,适合于住宅布局相对密集、人口规模较大、经济条件好的农村;三是生活污水纳管模式,处理后污水达到《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53/T 953-2019)二级B标准以上,适用于离镇区距离近且人口密度大的村落,减少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成本,又能有效对该片区生活污水进行收集处理。

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作开展以后,村落环境大为改观,据同类工程实施后的河网监测结果显示,污染物削减程度可由90.9%下降到50%,污染物明显削减。具体可体现在以下三方面效益:一是环境效益,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的最直接效果就是版环境条件的改善,特别是当采用人工湿地处理技术时,通过居民区生态环境的综合治理,可提高居民的生活环境质量;二是社会效益,农村生活污水处理既可提高水资源的重复利用率、缓解水资源供需矛盾、权促进农业生产的发展,又可改善农村地区的生态环境条件、缓解城市的人口压力、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对我国社会经济的健康持续发展具有积极的作用。三是经济效益,在农村地区,污水处理的直接经济效益与当地水资源的短缺程度密切相关。处理后的生活污水可作为灌溉水或其它用途使用,从而节约淡水资源。同时,农村地区环境条件的改善可降低与污染有关疾病的传播,减少由此引起的经济损失。

 


第七章  分期实施计划

根据《云南省农村生活污水治理模式及技术指南(试行)》,结合彝良县实际情况,本次规划近期修建污水处理设施7个,中期计划590个自然村,远期规划215个自然村,如下表所示:

表7-1 分期实施规划表

乡镇

年度投资(万元)

2020

自然村数

2021

自然村数

2022

自然村数

2023

自然村数

2024

自然村数

2025

自然村数

2026-2030

自然村数

彝良县

359.038

7

7946.017

112

7591.472

114

6060.498

95

7305.918

141

5641.667

128

2171.542

215

角奎镇



1492.231

24

1222.127

16

1164.326

17

1173.525

24

885.312

24

140.64

27

洛泽河镇

359.038

7

1042.36

13

950.305

11

859.056

11

919.727

13

620.475

12

278.181

12

牛街镇



509.955

11

542.739

11

233.319

6

341.621

12

356.951

7

149.862

19

海子镇



404.449

9

337.703

8

83.128

3

195.83

7

307.952

10

320.918

31

荞山镇



750.308

7

679.129

7

567.827

8

595.107

12

590.664

11

274.688

14

龙安镇



404.447

6

188.11

4

313.29

5

370.438

4

83.776

2

95.742

9

钟鸣镇



288.834

3

477.647

4

227.484

5

305.33

4

35.368

2

46.88

6

两河镇



541.28

6

496.486

5

199.126

3

207.28

6

253.718

5

138.234

10

小草坝镇



546.042

4

509.976

4

289.02

5

394.186

4

264.759

3

67.794

6

龙海镇



351.409

4

214.033

8

184.901

5

237.483

6

297.892

9

89.04

16

龙街苗族彝族乡



422.219

8

440.078

8

304.732

3

688.922

17

418.824

15

202.576

28

奎香苗族彝族乡



476.314

4

475.381

6

445.865

4

901.637

12

670.816

13

161.683

15

树林彝族苗族乡



329.628

6

337.353

5

281.672

5

276.516

5

256.909

5

51.566

4

柳溪苗族乡



157.903

3

488.576

8

320.775

4

252.497

5

139.443

2

68.238

6

洛旺苗族乡



228.638

4

231.829

9

585.977

11

445.819

10

458.808

8

85.5

12


2020年(近期)计划实施7个自然村,占比1%,2021年计划实施112个自然村,占比13%,2022年计划实施114个自然村,占比14%,2023年计划实施95个自然村,占比11%,2024年计划实施141个自然村,占比18%,2025年计划实施128个自然村,占比16%,2026-2030年(远期)计划实施215个自然村,占比27%。

 

  

结论与建议

8.1规划范围及目标

8.1.1规划范围

本规划范围为彝良县县域内村庄,主要包括本规划范围为彝良县县域内村庄,主要包括角奎、洛泽河、海子、荞山、龙安、小草坝、龙海、牛街、钟鸣、两河10个镇,龙街、奎香、树林、柳溪、洛旺5个民族乡区域内自然村。

8.1.2总体目标:

完成彝良县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建立健全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维管理机制,确保生活污水治理设施长期稳定运行,持续削减农村污染物排放,全县农村生活污水防治水平显著提高,农村人居环境明显改善,农村环境监管能力和农民群众环保意识明显增强,区域农村水环境显著改善。

8.2规划农村生活污水收集模式与排放标准

8.2.1收集模式

彝良县域农村生活污水的收集模式规划采用纳管模式、集中收集模式和分散收集模式三种。

彝良县内农村村镇的排放管网不完善,村镇之间排水管网的距离远,污水管网系统的投资费用高,给生活污水的收集和集中处理带来难度。很多农村雨水系统不完善,雨水沿道路边沟或路面排至就近水体,有排水系统和管道的地区,除小部分经济条件较好的村镇实行雨污分流制系统外,大部分地区采用的是合流制排水系统。规划逐步按完全分流制建设。

8.2.2排放标准

纳管农村生活污水应满足污水排入当地市政管道的要求,按已建污水处理厂排放标准执行。其它村庄按《云南省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水污染物排放标准》(DB/T53953-2019)要求执行。

8.3规划建设与改造

本次规划中,近期规划实施7个自然村,中期规划实施590个自然村、远期规划实施215个自然村(包含偏远山区极为分散的村庄后期实行资源化利用);

8.4投资估算和资金筹措

经估算,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建设工程投资约37076.152万元(不含征地费用,不含运维资金),其中接户投资17525.977万元 ,处理系统19550.175万元。运维费用约为412.359万元/年。近期投资359万元,运维费用4.238万元/年;中期投资34545.572万元,运维费用399.678万元/年;远期投资2171.542万元,运维费用8.442万元/年。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营属于特殊专业领域,县、镇街缺乏充足财力、人力和技术资源,必须遵循“市场的交给市场、专业的交给专业”原则。积极拓宽融资渠道,采取多元投资、多方参与等方式筹措建设资金。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资金按实际投入额由县、镇两级财政承担,其中镇街承担部分可视村级经济情况而定。

8.5设施运维管理规划

强化责任落实,充分发挥政府主导作用,明确各级各部门职责,完善处理设施运维的服务体系、标准体系、保障体系、建立责任清单,实现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达到“可监测、可核查、可报告”的标准,健全彝良县“五位一体”的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运维管理模式,以点带面,提质扩效。建议根据实际适当调整运维片区划分,针对重点区域及日处理20m3及以上的处理设施加强运维力度,建议适当提高运维管理费用。建立健全农村生活污水标准化运维管理体系,推进数字化远程控制和监控系统、水质在线检测系统的建立,最终实现对县域内处理规模20m3/d及以上的设施全部实现标准化运维。

8.6建议

本规划进行了污水处理设施详细的建设规划和工程设计,以增加规划的可操作性。

(1)坚持城镇建设、经济建设与环境建设同步发展的原则,将污水工程纳入年度基本建设计划,逐年实施、协调发展,实现经济效益、环境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

(2)对区域内的水体、湿地体系进行生态、水环境保护等方面的设计研究,并作出详细的分期建设和实施方案。

(3)鼓励科技进步,加强对污水处理新工艺的研究,加强尾水回用和污泥处置的政策性研究,提高污水处理系统的建设、管理水平。

(4)建立定期、分级人员培训制度,加强镇街、村管理人员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理念,提高运维人员总体专业技术水平。

(5)建立全面、健全的督查机制,加强对第三方运维工作的考核,加强污水处理设施运维的监督、监管,可将运维管理费用等与考核评分适当挂钩。

(6)建立信息化运维管理系统,建立物联网平台,实现智能化信息数据、系统平台整合与信息共享。

(7)加强普及农村污水治理相关知识,提高农户环保意识,引导农户加强对接户设施的运行维护工作,可建立奖补机制,将设备运维责任落到实处。

     (8)健全立法保障,明确监管、责任、实施和考核主体,建立农村生活污水治理工程长效管理机制。

规划文本PDF:彝良县农村生活污水治理专项规划文本(2018-2030).pdf